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通桥 - 郑州社区直通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1221|回复: 0

多雪的浪漫 - 自己写的军旅小说希望可以喜欢 [复制链接]

Rank: 1

发表于 2013-11-27 14:47:42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幼年记忆    作者不二大侠  杨静蕾出生在银川,是一个好女孩,父母眼里的精灵,成绩优异,又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是独生子女家庭中的另类女孩。很听父母的话,懂得体贴、关心父母。  杨静蕾有一个条件优越,令人羡慕的家庭,父母都是90年代某个国企风光的科级干部。  可是八岁时,灾难降临到了。  那天中午放学,杨静蕾背着个书包兴高采烈得回家,一路上哼唱着轻快的小曲,这回暑期的美术绘画班她又是第一,她手里拿着那幅画想再给父母一个惊喜。  可是回到家时,眼前的一切令她感到了惊诧,院外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家门口还停着几辆公检法的车,所住的二层别墅被查封。杨静蕾奋力的挤在了人群的最前端,眼前的一切令她惊呆了。她的父母分别被两个警察夹持着,他们还戴着手铐。当她的母亲赵玲看到她时,哀求着领队的王警官想看杨静蕾一眼,王警官默许的点了下头。  赵玲走在杨静蕾的面前,她抚摸着女儿的脸说:“孩子......妈对不起你......”  杨静蕾被母亲的此举搞懵了,八岁的她见过警察抓人是在电视上,而这次竟然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她们还没顾得上再说话,警察A看了一下表,走到赵玲的面前神情冷漠的说:“对不起,我们该走了......”  赵玲是被警察强行带走的,母女的相见就这样伴随着泪水结束了。  车开走了,杨静蕾号啕大哭,追逐着带走她父母的车。车越开越远,最后杨静蕾摔倒在了路上。  杨静蕾不顾腿上摔的伤,但她仍往警车远去的方向走着,膝盖的血不停地往外流,伤口沾满了灰土。  周围的街坊看着她摇头叹息着,以前围着杨静蕾父母周围团团转的人,此刻不会有人给她实质性的帮助。没有人安慰她幼小心灵的创伤,甚至没有过来帮助她。  那天的天气非常的酷热,杨静蕾走在一条水泥路上,汗涔涔的往下流,汗水流进被灰土包裹的伤口上产生灼烧的痛。闷热至极的午后行人很少,她一个人漫无目地的走着,她的意识瞬间模糊。汗水、泪水不停地流着,远处隐隐燃的柏油路像火一样的蒸腾着,渐渐的眼睛所视的路也变得迷糊了。  她晕倒了,之后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云层雷鸣声四起,冰凉透骨的雨点大滴大滴砸在了她柔弱的身体。  当杨静蕾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床上,这个屋里的装修和陈设暗淡破落,显然就不是自己家,她一眼认出坐在旁边的竟就是抓获她父母的领队王警官。  杨静蕾惊愕了:“我怎么会在这儿?”  王警官:“这儿是医院,你发高烧,可把我吓坏了!”  杨静蕾猛地惊了一下,这正是抓获她父母的那个带队警官:“你......你是抓获我父母的警察。”  “是......是我。”  杨静蕾厮打起了王警官,而王警官却担心担心她手上的针头错位,无奈地按着她,使得自己颇为狼狈。  杨静蕾哭嚷着要回家,可是天真的她并不不会意识到,她现在已经无家可归了。  王警官只好答应带杨静蕾去见她的父母才勉强安顿住了她。  王警官将杨静蕾带到看守所后,赵玲一见到女儿就泪流满面,一道钢窗将这对母女隔开:“蕾蕾,你怎么来了?”  杨静蕾怒视着身旁的王警官:“他把我带来的!”  赵玲:“蕾蕾,你应该谢谢这位叔叔!”  杨静蕾:“不!我恨他!是他把你抓过来的。”  赵玲:“王警官,谢谢你对我女儿的照顾。”  王警官:“不客气......”  杨静蕾更是愤怒了:“妈......他抓了你!你为什么不恨他,还要谢他呢?”  赵玲抹去眼角的泪:“傻丫头,妈是咎由自取,怎么能怪别人呢?王警官是好人,而我是坏人。”  “不!你是好人!你是好人!”杨静蕾心目中怎么也不可能将父母和坏人联系在一起。  赵玲:“孩子,你应该面对现实,往后你的路很难,妈对不起你。”  情绪激动的杨静蕾无法接受一直关爱她的父母是坏人事实,她哭泣着冲出了监狱。王警官怕杨静蕾发生意外也追了出去了,只留下了赵玲一人惆怅着、悔恨、哭泣着。  杨静蕾看望父亲时的情形也是差不多,她没有想到,父母对抓他们的王警官没有一点儿恨意,反而感激他对自己的关心。  杨静蕾幼小的心灵对王警官充满了恨意,在她的理解是王警官抓了父母才让他成为孤儿的  从此,杨静蕾跟随着她爷爷杨策一同生活,她心灵如同阴霾的天空,乌云密布。  那年,杨静蕾的父母因为职务犯罪而被判刑入狱。没有父母之后的生活坎坷的令她无法想象,也前所未遇。她再也没有充足的玩具、零花钱和漂亮的新衣裳,最无奈的是她无法承受那种心灵的痛苦。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别人是那么的痛恨贪官的子女。起初他只是误以为别人都是因为充满了正义感而痛恨自己的父母,后来她才明白,这是中国式的嫉妒转变成幸灾乐祸的普遍心态。  孩子们本身是天真淘气的,只是大人们之间肆无忌惮的传言给孩子们灌输了一种思想——贪官家的孩子就一定是坏孩子。杨静蕾街坊四邻的小孩从那以后爱玩一种“抓贪官”的游戏,每当此时,她的心就像刀割般的痛。  杨静蕾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众小孩心目中的贪官形象,她上学时,总会有许多淘气的小男孩欺负她,甚至一些缺德的成年人也在其中。有时,她在经过一些人家的门口时,一些曾今嫉妒她父母的人,或者与她父母有过节的人,总会在她注意或不注意时泼上一盆的冷水、脏水,然后再向她做假惺假意的道歉,这种情况甚至在冬天也时有发生。杨静蕾的上学、放学中总是一个人背着书包回家,很少有人愿意和她结伴而行。即使是有,那也只不过是找机会对她恶作剧的男生,戏弄完了就跑。  无奈之下,杨静蕾的爷爷只好从新租了其他地方的住所,然后为她转了学。他们居住在郊区一处外来人口聚居的地方,为了生计,杨策靠每天靠捡破烂为生,日子是过得紧巴巴的,好在他们时不时还会得到王警官和杨静蕾姑姑赵亚珊的一些资助。否则,杨静蕾还将会面临辍学的问题。  杨静蕾的心情总是郁郁寡欢,充满着忧愁、伤心,她总是那么的孤僻,每个夜晚她都重复着一件事——坐在门槛上发呆,想着那些人丑恶的嘴脸。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原网 ( 豫ICP备16000548号 )

GMT+8, 2020-5-26 11:10

Powered by 中原网

© 2011 zynews.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