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通桥 - 郑州社区直通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9814|回复: 1

郑大一附院骨科手术致人亡,国产钢板价格贵死人 [复制链接]

Rank: 1

发表于 2015-11-12 11:21:24 |显示全部楼层

已处理

郑州市卫生局

处理时间

2015-11-24 11:48

尊敬的各位

您好!我是鹤壁市的一名小学教师,老家在漯河。我既怀着对您的崇敬与信任,同时又怀着无比悲痛地心情向您反映,20151028日,我父亲李老虎在郑大一附院骨五做骨折手术时,命丧医院(住院号:0002324311)。

事情是这样的:

2015103日晚,我父亲在帮邻居盖平房上晒的玉米时不慎失足从高空(3米多高)坠落下来,造成左胳膊肘和左盆骨骨折,送到了漯河市中心医院治疗。由于伤势严重(盆腔有瘀血,个别脏器稍有损伤),父亲年迈(已经63岁了),父亲直到1013日上午才完全清醒过来,医生通过给父亲输血、输血浆、输红细胞、输人血白蛋白等,使父亲度过了10天的危险期,转危为安,病情日渐好转,逐步稳定。但是父亲因为心率不齐,医生迟迟不做手术。漯河中心医院的医生告诉我们:如果心率不齐去做手术,会有生命危险,不做手术顶多是个残疾(瘸子)。在漯河中心医院的20余天里,父亲病情稳定,吃喝说笑均正常。为了使父亲能够早日恢复健康,1024日下午,我们拿着做检查时给父亲拍的各项片子,来到了郑大一附院,慕名找到了骨五的黄宗强教授。他看了我父亲做的各项检查的片子后,对我们说:“心率不齐不是问题,可以手术。”并立即给父亲开了住院证。听了黄教授的话,我们感到很欣喜,父亲可以手术了。于是,1025日上午,我们把父亲从漯河市中心医院转到了郑大一附院骨五黄宗强这里。他给我父亲安排了1028日上午的手术。那天早上,父亲怀着对医生的信任和对健康的渴望被我们推进了手术室。我们在手术室外面经过一天漫长的等待,等到的却是父亲命悬一线,心脏已经停止了两次跳动的噩耗。当晚,父亲又被转到了郑大一附院的外科重症监护室。谁曾想,父亲又一次出现了室颤,这一次因无力抢救而命丧黄泉!谁曾想,我们在送父亲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却成了永远的诀别!

事后,我们再去找黄宗强时,他的同事一再遮掩他的行踪和联系方式。直到晚上11点钟,我们才等到了黄宗强。他一再对我们说:“手术很成功,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病人的心脏承受不住而已!”我父亲平时身体很好,连感冒都极少有。在进手术室前,除了骨折之外,没有任何疾病,好好的一个活人被治死了还说手术很成功?丝毫没有歉疚之意!试问,谁没有父母?谁没有爹娘?作为医生,造成这样的悲剧不但不自责,不对患者家属表示歉意,还说的是那么的理直气壮?草菅人命!推卸责任!医德何在?114日,我们又一次来到医院讨要说法,令人无奈的是,没有任何结果。黄宗强还说:“如果想和医院打官司,三年五载也不会有任何结果,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如果想和医院说理,没理可说,医院到任何时候都是没有过错的!我们在门诊看病,误诊还占50%呢!……

细想一下,郑大一附院的黄宗强教授,仗着自己是留美回来的专家,对病人的病情既不够了解又不够重视,盲目手术,以致造成这么惨痛的悲剧!

1.             监控不够。我父亲在漯河市中心医院是作为1级重点病人进行24小时监控(心率、血压、氧饱和度)和护理的,医生根据父亲的病情及时进行救治。20余天天天如此,一刻也没有疏忽。可是令人不解的是,转到郑大一附院之后,黄宗强只让监控了24小时!能了解病人情况吗?

2.             吸氧不够,造成氧饱和度不足。在漯河市中心医院的20余天里也是每天吸氧,可是来到郑大一附院之后,黄宗强只让吸氧24小时,氧饱和度低于95,正常人应该达到98左右。试问,他对病人重视了吗?

3.             麻醉师孙瑞广对病人的麻醉承受力估计有误,不够了解病人,不能在术后及时唤醒病人,使病人生命垂危,也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4.             心内科、麻醉科、骨科会诊不够,没有对手术可能出现的危险情况预测到,及时地采取相关的预防措施。同时,黄宗强也没有将手术的风险具体地告诉我们。如果黄宗强不打包票说“父亲心率不齐(房颤、早搏也不是什么严重的心脏问题)没事儿,可以手术”,我们就不会大费周折的让父亲转院;如果手术前他告诉我们给父亲做手术有生命危险,我们决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做这个手术的!可是,事已至此,没有如果。有的只是我们对父亲的歉疚、悔恨和自责,以及满眼噙着的泪水。

5.             为了牟利,黄宗强的助手李亚洲告诉我们没有国产的钢板,手术只能用进口的钢板。尽管我们一再要求用国产的钢板,却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听之任之。在父亲去世后,113日晚上,我们向黄宗强问起此事时,他说有国产的钢板可以选择,当我们问起手术时给我父亲用的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钢板时,他推说不知道,病历上写的有。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后来从一日清单显示一块国产钢板价格为2万多元,共用4块,钢板为常州康辉医疗厂家生产。作为一个骨科医生专家,每天都在给病人用这些东西,竟然说不知道?!医德何在?医责何在?

对于郑大一附院的冷漠推诿,我们实在是求助无门。苍天有眼,公理何在?

我们整日以泪洗面,悲愤万分,这都是郑大一附院不负责任草菅人命造成的!在和谐社会的今天,郑大一附院的领导和医生的医德在哪儿?人性在哪儿?

我和家人期盼着您能关注此事,期盼着省卫生主管部门能对此事介入调查,查清真相,严惩郑大一附院的医生黄宗强及相关人员,让父亲九泉之下得以安息、瞑目!真正地还医疗事业以纯洁!还死者以公道!草根百姓维权艰难,伸冤无路。如今,为了给父亲做手术,我们已经是债台高筑、负债累累!一个骨折手术费竟高达十几万元!

最后,我再次恳请您能关注此事,仗义执言,主持公道!为父亲伸冤!谢谢!

此致

敬礼

                          被冤死的李老虎的儿女泣书

                          女儿:李利敏  13*******74

                          儿子:李占华  13*******07

                             20151110日晚

附:我本人手里有各种材料

通讯地址:河南省鹤壁市鹿鸣小学   李利敏

QQ邮箱:  1074116958@qq.com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1-17 14:17:27 |显示全部楼层
网友您好:
      来信收悉,经核实“郑大一附院”不在我单位的监管范围,请您咨询河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相关业务处室。
      特此回复,感谢您对我单位工作的理解与支持。
处理满意度打分:
满意0
一般0
不满意1
处理状态: 已处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原网 ( 豫ICP备16000548号 )

GMT+8, 2020-9-21 12:08

Powered by 中原网

© 2011 zynews.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