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通桥 - 郑州社区直通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3067|回复: 2

中国最牛高利贷10万变140万 [复制链接]

Rank: 1

发表于 2012-12-26 12:30:57 |显示全部楼层

已下派

中牟县

处理时间

2017-3-17 16:12

——毛勤书如何利用法律诈骗成巨富

位于河南省中牟县城南不到一公里的姚家乡毛庄村,是一个并不富裕的自然村。村上居民的房子都是一层的平房和二层的楼房,唯独村南突兀着一座五层高的黄色大楼,铁栏围墙,里面喂着几条凶狠的大狗。这就是现代版的高利贷南霸天——毛勤书的老窝,大有“木秀于林”之势。

毛勤书每天的工作就先在家里放贷收贷,接着带着他的几个黑社会儿子和亲戚到到处催债,然后到法院打官司,到执行庭催着执行。

毛勤书和一般的放高利贷人不一样,他懂法,他利用法律去诈骗人。他有钱,他利用个别贪婪的法官去诈骗人。

毛勤书、毛玉兴父子的高利贷不仅是一毛两毛的高利息,他们有一整套的诈骗手段:

一、                 利用一般人的善良与信任,事先很专业地临摹一张一模一样的借据,等你还完款之后,当面烧掉或撕毁,然后再到法院起诉。

二、                 利用一般人的善良与信任,事先让担保人和借款人在制作好的三张借据上签字(实际),说是第二第三个月就不用来回跑了,挺费事,到时候他填一下就行。当法院送来开庭通知书的时候,借款人和担保人才知道受骗了,才知道背上了一辈子也换不完的债。

三、                 利用一般人的善良与信任,以核实为名,让担保人把质押的工资卡密码告诉他,然后再把担保人的工资取出来,作为自己的钱来放高利贷。更厉害的是让担保人把身份证也押到他他那里,当受害人发现自己的工资被盗取时,却无法报失。

四、                 利用“砍头息”来规避法律。因为毛勤书懂法,他每次放高利贷之前先把利息扣掉,借据上却不显示。

五、                 在毛勤书制作好的借据上,签字处由借款人和担保人两栏,当他起诉时就把担保人划掉,以借款人的名义起诉担保人。

六、                 毛勤书每年放高利贷收入近千万元,但他从来不交税。十几年来,逃税总额在六十万元以上。

     

整个中牟县受毛勤书欺诈的有近百人,几乎中牟县人民法院所有法官和干警都知道毛勤书这个人,并且都知道毛勤书放高利贷和诈骗的事。只要不是星期天,毛勤书必到法院,因为他有很多在审和在执行的案件。善良的法官见到受害人也是爱莫能助,因为毛勤书懂法,利用法律诈骗的手段特别高明。中牟县公安局好多人也都知道毛勤书这个人,因为去告毛勤书诈骗的人太多了。大多是“证据不足”,立不了案。

简单列举几件毛勤书和他儿子的恶迹:

一、贺文增、段廷道、刘铁锤、潘军令、郑福记是中牟县郑庵镇人民教师,三年前在毛勤书处为一个叫马随山的村支书担保了十万元,在毛勤书的“运作”下,如今已经变成一百一十万元的借款了,一辈子都换不干净的“债山”啊!就这还不包括利息。也许是中牟县人民法院执行庭一时失误,或者是执行的法官当初学法律课时有几道题没弄明白,更关键是法庭太神圣了,几位老师说话的声音太微弱了。三年来他们一分钱的工资也没领到,不知道哪来的一股邪气给全部被冻结了。法庭距离社会的最底层太遥远了,以至于给被执行人留点儿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的法律常识都记不起来了。这几个老师怎么过?这几个家庭怎么活?这几个家庭的几十口人怎么活?三年了!三年了!三年了!法官先生,您听到了他们无奈的叹息和带血的哭泣了吗?

三年来,这几个老师有的放学到菜市场捡菜吃!有的趁下班给别人帮工维持生计!一边又不能耽误教学。心理压力有多大是难以想象的,其中有一个刚退休的老师精神已经出问题了。

天哪!真不知道该恨这神圣的法律?还是该恨高利贷人毛勤书?还是该恨这些社会最底层老师的无能、无辜与无奈!

中牟县前年出了一件与高利贷有关的杀人案,放高利贷的人被杀了,并且在马路边被用小钢锯把头给锯掉了。其实死者只是放了高利贷,远不及毛勤书和他同道人可恨!其中一个老师就说过,要不是有一家老小,我非把“他”宰了。

二、张增伟也是中牟县郑庵镇的老师,他也为村支书马遂山在毛勤书那儿担保了一万块钱。毛勤书也是用只签字不填金额的手段把一万元个改成了十万元。现在工资已被冻结了二年多。他的男孩一岁多了,奶粉都买不起。家虽然在中牟县城住,女儿却只能到偏僻的农村小学读书,因为在县城读书学费贵。张增伟的爱人说,孩子的爷爷七十岁了,身体有病,这两年一直在郑州打工。偶尔回来,拿点药就走了。一家人都靠他打工挣钱生活。现在吃饭倒是不怕,就怕小孩有病,吃饭简单点也能过得去,孩子要是有病了,不看不行,看吧去没有钱。张增伟自认当小学教师以来,再苦再累他没掉过眼泪。看着一岁多的孩子吃不上奶粉,看着家属那焦脆的面孔,回想这几年工资未见一分,父亲70高龄打工养活自己一家,再想想这突如其来的10万元债务,这个一向被师生敬重的坚强的男人无声地哭了!

三.李居然是一名医生,2008年孙青山通过朋友找到李居然。说是他用了毛勤书80000元钱,用自己的出租车担的保,当时找李居然的意思就是让他担保先把出租车开出来审验,审完就还开给毛勤书做抵押,李居然就担保在审验期间不出问题。当时李居然也没多想,就同着几个朋友的面给毛勤书打了个担保手续。

当天晚上,李居然感觉事情有些不妥,就电话通知毛勤书要撤销担保协议,不给孙青山担保了,毛勤书毛勤书当时也认可了。三天后孙庆山带着现金偿还了毛勤书的80000块钱,直接把出租车开走了。

李居然想着人家钱也给他了,担保也就不成立了,条抽与不抽都没有意义,所以后来也没再找毛勤书要。

2011年,毛勤书以担保借他的钱为由,将李居然起诉到法院,这起很明显的诈骗就这样产生了。

四、40000元借条害得冯海涛妻离子散

住中牟县万滩镇三刘寨村的冯海涛,几年前经人介绍借了毛勤书40000快钱开了小饭馆,当时担保的是跟他爸关系不错的两位乡村老师,也是让抵押的工资卡,密码说是先验证后给老师,可一到手就没了踪影。钱也被毛勤书取出来放高利贷了。

后来到期后冯海涛和他母亲分两次还清了借款,毛勤书同着冯海涛的家人撕的签条,可后来又出现个同样的欠条,没办法人家有欠条,就又给他连本带息50000元,事件到此就是亏几万块钱,事情也该结束了吧?担保人的工资卡和身份证也应该及时的还给担保人了吧?可事情远没那么简单,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毛勤书看冯海涛好说话,就又一次对下了狠手,不但不给担保人的工资卡,反而又更加疯狂的取走担保人白宝国和毛新春工资卡里17个月左右的工资,每人每月的工资是2300元,两个人在一起是34个月加上2300元等于是78200元。

这十多万毛勤书、毛玉兴还不收手,这最近又出来几张几条,并且还与上几次的40000元有关,又被毛勤书父子起诉了二十多万元。冯海涛的母亲含着泪说:我婆子已经九十多高龄,孩他爸又得的有病不能干活,由于儿媳妇受不了这种折磨撇下个两岁的孩子给我儿子离婚了,海涛也在家没法呆了,就到外地打工去了。

更可恨的是,冯海涛借了毛勤书的高利贷,毛勤书和他的儿子毛玉兴还两次从冯海涛家的鱼池里捞走3000多斤鱼到法院送礼,一分钱也不给。第三次来时没让他拉鱼,就凭空出现了二十多万元的欠条。真像中牟县人民法院好心的法官说的:你咋遇着他,谁摊上毛勤书父子这种人,一辈子也别想好过了。

五、毛勤书现在的司机曾经借了毛勤书五万元钱,后来越变越多,最后没办法,只有给毛勤书开车当奴隶来还债了。据说给毛勤书开一辈子车也还不完毛勤书的黑债。

六、中牟县姚家乡有一农民,儿子借了毛勤书三万元,后来变得太多还不了了,只好到外地逃生。毛勤书父子带着黑社会多次到家里催债,这位老农民心脏病复发,病逝了。


七、刚解放时,集体没收毛勤书家几间房子。去年毛勤书把村民组的组长(或村长)起诉到了到了法院。法院立案后,因为村民组不是一级法人、村民组长不是法人代表而未开庭。
八、由最初的20000元担保演变成20多万的债务,天理何在?2009年8月25日,刘世杰在陈国伟的介绍下在毛勤书处为中牟县人民医院职工王留军的女儿王菡槟担保了2万元借款(先扣下1000元 的利息,还花400多块钱请他们的客)。期限一个月,一个月到期后,因超期两天罚款1万元,毛勤书又逼迫刘世杰,王菡槟写了一张3万元的借据(原始借据没抽回来)。还扣押了二人的身份证。刘世杰由原来的担保人变成了借款人。这3万元的借款期限两个月,并约定如果到期还不清,要承担月交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四十的违约赔偿金(6000元—12000元)。之后两年内毛勤书父子又逼迫刘世杰给他们打了七张借条。每次找到刘世杰总是威胁说:“你如果不还钱就去你家闹,在单位贴你的公告,把你送到外地和窑厂”等,刘世杰无奈就按毛勤书父子的要求不断给他们打所谓的利息和违约金借条(但他们不知为何不找最初的借款人王菡槟)。每次去他家打借条都带礼物过去。除2009年9月27日3万元外,又分别于2010年3月30日、2010年4月30日、2010年9月2日、2010年9月23日、2010年10月17日、2011年1月30日、2011年4月10日,给毛勤书依次打了8000元、2000元、2000元、4000元、5000元、10000元、10000元的借条,共7.1万元。这期间毛玉兴还带几个人几次找到刘世杰威胁着要人工费、差旅费:第一次3000元,第二次1500元,第三次1000元,还分四次还了他6500多元的利息,每次给他钱时让他打手续,他总是说都给你记下了,到时候给你扣掉,这些钱他们没出过一张收据。当然后来起诉的时候也就没有扣除了。

2011年6月20日毛勤书毛玉兴父子以5.5万元的诉状将刘世杰告到了中牟县人民法院,法院冻结了刘世杰的工资卡。但一直没有开过庭。2011年9月毛勤书哄骗着刘世杰把工资卡连同密码要走,说是要交到法院,但是他却没有交到法院而是申请法院解封了刘世杰的工资卡,自己把工资卡里的12000多元工资钱取出来放高利贷去了。

2011年8月下旬毛玉兴通知刘世杰于2011年9月1日到法院调解。9月1日到法院时,毛玉兴跟刘世杰商量说:到法庭我让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叫你怎么签字你就怎么签字,不会让你吃了亏,到时候我找王菡槟叫她多还钱,刘世杰就信以为真。临上法庭调解前,毛玉兴给刘世杰吸了一支烟。刘世杰迷迷糊糊的就按毛玉兴的意思同意了调解书约定,内容是“2011年12月31日前不还请7.1万元的借款,还将承担6万元违约金”。这一下就是13.1万元。

2011年9月2日早上,刘世杰头脑清醒后,觉得昨天跟毛玉兴签的调解书不对劲,就给毛勤书打电话说调解书上违约金太高还不起。毛勤书说你来找我一趟吧,9月2号上午刘世杰到他家去了,当时毛勤书说,60000万的违约金就是高,“你再打个75000元的借条吧,回头我再给你点钱。法院起诉的7.1万元我给你撤诉了,60000元的违约金也不用拿了。但是借款人必须是你和你爱人,把你爱人的身份证明天拿过来吧。9月3号刘世杰一人又到他家打了一张75000元的借条并按照他的意图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还代签了他爱人的名字,还把他爱人的身份证复印件交给了毛勤书。期限是两个月。违约金日百分之五。过了四五天毛勤书给了刘世杰5000元人民币,先扣除500元的利息和100元的手续费,实际拿到手的钱是4400元。 后来毛勤书居然食言了,他没有撤诉,法院一直在执行,冻结着刘世杰的工资,几次找到毛勤书索要9月3号打的75000元借条,他说我已经撕掉了,你放心吧。你只还那5000元及利息就行了。当时我很相信他。

让刘世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2012年9月17 日,毛勤书居然又将刘世杰夫妇二人起诉到了中牟县人民法院,要求还借款7.5万元及利息和违约金。至此夫妻二人间的工资卡都被冻结了,失去了生活来源。2011年9月1日的调解的71000元本金和60000元罚金一直在执行着,如今又多出了75000元。当初只是为王菡槟担保了20000元,现在却自己承担了20多万元的债务,天理何在?

毛勤书他们这伙人专业针对的就是农村基层教师,和老实本分的农民。用调包计、法院起诉威胁计等手段,数年来先后诈骗他人不计其数,有的家破人亡!有的债台高筑!有的妻离子散!有的含泪离家出走!象这些吃财政的基层老师教着学无法出走,只有无奈地任他们天天宰割,还他们这伙人无中生有的高利贷,变成他们永久敛财的工具。毛勤书曾经说过,老师们老实,最好骗。,我有钱,县法院我有人,郑州中院我也不怕。

                       

  中牟县人民法院民事庭就就有人说过,我说了算,假的我说就是真的,去告吧。

经过以上我们的讲述大家已经看出来了,是我们这些老师凭着良心,在他们的威胁下担保完成的,即使我们担保了,钱我们一分也没见,也只有先执行借款人再执行担保人对吗?

一、毛勤书和马遂山自作假条,合伙用谎言坑骗教师不算犯法吗?提前预谋、无中生有、私改借条,并且数额巨大,为什么在公安局立不上案?法院对他们这伙人的经济来源查实了吗?马遂山用这么多钱干什么了呢?

二、(2011)牟民初字第1314号中牟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中有一条是这样写的:原告自愿撤回对马遂山的起诉,这是为什么?我们都是给马遂山担保的,法院为什么会让毛勤书把对一个借款人的起诉撤回?一个没有任何签名的欠条(担保人毫不知情,毛勤书与马随山伪造的借据)法院为什么会认定?给法院提供的毛勤书和马遂山的录音为什么不采用?

三、毛勤书冒充银行工作人员放高利贷,根据他们毛、马二人的重重行为已事实形成预谋诈骗罪!私改借条重复要挟欠债人也构成了敲诈勒索罪!利用威胁、逼迫、恐吓等手段对乡村近百名农民和教师勒取巨额资金,造成冯家及受害人多家妻离子散、无家可归,也给社会带来了严重的安全隐患!毛勤书偷漏巨额所得税,难道就没人管吗?

四、毛勤书缺席,法官一个电话接一个的联系,为什么这些老师没到庭的情况下,法庭就做出缺席判决?没接到判决为什么先执行?为什么不让我们老师当庭辩论?为什么毛勤书和他儿子毛玉兴敢当庭拍桌子?如此嚣张法庭没人敢管?法院与毛勤书中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五、10万变一百多万元这么明显的骗局,法院为什么还在不调查的情况下判决?利用欺骗的手段扣留老师的身份证和工资卡长达三年之久难道这也不犯法吗?

六、不经法院和个人允许私自盗取老师的工资犯法吗?

七、一个没有工作的游手好闲之徒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钱?即便有他们到税务局备案交税了吗?

八、难道真像毛勤书说的那样,他有后台,谁也怎么不了他吗?到底谁是他的后台?谁是他的保护伞呢?

            数名受害老师及个人罢工跪求解救

举报人:全体受害老师及受害者家长共同跪求社会有正义感的官大老爷和新闻媒体帮帮我们这些最基层的老师吧!以上所说如有虚假我们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编后语:中牟县为什么能够接连不断的出现这样的悲剧?这帮人为什么如此嚣张却无人管?根据我们这些老师掌握的证据足以证明毛勤书他们的罪行!是毛勤书一伙做的严密,还是某些部门的个别人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葬送了人民赋予他的权力,贱卖了天地良心。真正的贪官并不可怕,因为他们贪了钱给群众能办点事,可怕的是公正的司法天平失衡,更可怕的是政府官员的失职,一人失职将会给更多的家庭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人们不会忘记中牟县因放高利贷人头被锯掉的血腥场景!

血的教训为什么唤不醒那些贪得无厌官老爷们呢?当您们山吃海喝的时候,想没想到这些深陷灾难困苦中的老师们,因吃不饱饭在讲台上哪双双颤抖的手,忍着家庭的和社会的压力,他们仍然坚强的站在三尺讲台上,可想而知这些老师们三年来一分工资不发带给他们的痛苦!他们是用自己的良心坚持着——坚守着他们学生。用他们的话说:同学们,等哪天你们不见我来给你们上课的时候,别忘了,老师是被冤死的!

举报人:贺文增、段廷道、刘铁锤、潘军令、郑福记、张增伟、冯海涛、刘世杰

举报人联系电话:18*******98




下派到:
1. 中牟县姚家镇  查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2-12-27 09:49:18 |显示全部楼层
已转中牟县

查看转发帖
处理满意度打分:
满意1
一般0
不满意0
处理状态: 转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优秀管理员

发表于 2017-3-17 16:12:08 |显示全部楼层
下派到  中牟县姚家镇
处理满意度打分:
满意1
一般0
不满意0
处理状态: 已下派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原网 ( 豫ICP备16000548号 )

GMT+8, 2019-12-16 20:22

Powered by 中原网

© 2011 zynews.cn

回顶部